哈尔滨银行存款下滑盈利能力指标全线倒退 明天系暂未离场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07 14:01

2018年上半年该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入分别下滑12.5%和2.03%;存款压力则更加凸显,存款总额较上年末减少2%,存款成本则继续攀升

《投资时报》记者 薛南骏

不用再找悬挂在大门上方彰显实力的红色横幅了,中国金融机构的存款增速正创下近20年来新低。对于那些处于转型升级阶段的中小银行,这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目前出炉的哈尔滨银行(6138.HK)的中报上,就将因“米缸”不满引发的种种矛盾展现得淋漓尽致。

该行中报显示,其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和营业收入双双下降,特别是反映盈利能力的指标几乎全线滑坡。而造成盈利能力下降的一大原因是成本上升,尤其是利息支出成本。据悉,该行半年内利息收入环比增加不足1亿元,而成本支出却环比跳增14亿元。

毫无疑问,来自存款的压力已是该行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存款总额下降,存款成本支出节节攀升,这不禁让哈尔滨银行发出“随着存款利率完全市场化,竞争更加激烈,负债成本的控制更加困难”的叹息声。

此外,该行A股上市之路亦不顺利,受“明天系”资产出清的影响,哈尔滨银行股权变动在所难免。今年3月,该行已经宣布由于股权行将变动暂停A股上市计划。虽然截至中报披露时相关股权仍按兵不动,但人事调整已经展开。

7月,哈尔滨银行接到来自监管层一系列的人事变动批复,其中包括核准吕天君担任该行董事及行长的任职资格,核准孙飞霞担任董事及副董事长的任职资格,核准马永强先生、张峥及孙彦担任独立董事的任职资格,核准汪涛担任行长助理的任职资格,核准杨大治担任行长助理的任职资格,核准周杰担任行长助理的任职资格,核准王颖担任首席审计官的任职资格以及核准齐亦雷担任首席授信审批官的任职资格。据了解,上述核准均自2018年7月6日起生效。

这家市值仅197.9亿港元的地区性银行,现在站在了拐点上。

盈利能力指标全线下滑

哈尔滨银行经营状况确实不容乐观。

中报显示,截至6月30日,该行实现营业收入65.38亿元,同比减少12.5%;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06亿元,同比减少2.03%。该行表示净利润下降主要是由于上半年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减少所致。

该行上半年利息净收入环比大幅下滑21.4%,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下滑6.72%,从而导致营收大幅下滑。与此同时,营业支出却在逐阶提升,较2017年末环比上升3.34%,尽管减值损下降42.71%,并就此释放出逾8亿元的“子弹”,但由于收入的大幅下滑及支出上升势头更猛,未能将利润调增,最终净利润仍下滑2.03%。

《投资时报》记者进一步挖掘营收下降和支出上升的背后原因,发现哈尔滨银行面临的形势比较严峻。

该行盈利能力指标几乎呈全线下降。数据显示,其平均总资产回报率环比减少0.07个百分点,平均权益回报率减少1.69个百分点,净利差减少0.57个百分点,净利息收益率减少0.54个百分点。

而造成盈利能力下降的很大原因,恰是成本的上升。

该行年中利息收入环比微升0.6%,但支出环比则上升更多,直线上升19.6%。从绝对数看,利息收入环比增加不到1亿元,而成本支出却环比跳增14亿元。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和支出也出现类似情况,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微升2.3%,而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却暴增195.4%。这些因素直接造成营业收入下降12.5%。与此同时营业费用也在同步增加,较2017年底环比上升3.3%。最终导致利润下滑。

“应该是同业环境竞争加剧,尤其是揽存困难,以及受当地经济环境影响造成。”业内人士评价称。

对于下滑原因,哈尔滨银行在中报中解释称:一是经济增长放缓、资产质量下滑等因素导致贷款收益率、债务证券投资收益率下降;二是市场利率上行导致客户存款、同业村拆入款项、新发型债务证券平均成本率上升;三是为防范流动性风险,逐步提高流动性备付水平、降低期限错配、流动性付息成本有所增加;四是新金融工具会计准则实施后重分类的影响。

在该行生息资产项下,客户贷款及垫款平均收益率环比下降0.03个百分点,债务证券投资平均收益率较2017年末环比下滑了0.35个百分点。

存款压力则更加凸显。

数据显示,哈尔滨银行客户存款总额较上年末减少76.58亿元,降幅达2%。雪上加霜的是,存款总额下降,存款成本却水涨船高。该行年中客户存款成本率继续攀升,较去年末又上升0.42个百分点。同业存拆入款项平均成本率年中较去年末也上升1.45个百分点;已发行的债务证券平均成本率上升0.62个百分点。“主要是由于2018年上半年全国存款增幅总体放缓,加之资金成本不断攀升,同业间存款竞争加剧导致。”哈尔滨银行强调称。

哈尔滨银行显然对未来面临的态势变化不乐观,其表示,“展望2018年下半年,预计贷款收益率仍将呈下滑趋势,而随着存款利率完全市场化,竞争更加激烈,负债成本的控制更加困难,净利差、净息差收益率面临较大下降压力。”

而在资产质量方面,该行不良双升势头仍未遏制。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其不良贷款余额为45.06亿元,较上年末增加4.69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79%,较上年末上升0.09个百分点;贷款减值损失准备率为3.08%,较上年末上升0.24个百分点。

事实上,哈尔滨银行不良攀升已持续多年,从2013年至2017年,该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85%、1.13%、1.40%、1.53%和1.7%。

此外,哈尔滨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61%、9.63%、12.19%,分别较上年末下降0.11个百分点、0.11个百分点、0.06个百分点。该行表示上述三项指标下降主要原因为风险加权资产增加、派发现金股利及会计政策变更。

距“明天系”退出越来越近

尽管渴望A股上市,今年3月份哈尔滨银行还是决定撤回A股上市申请,根源是“明天系”的影响。哈尔滨银行在公告中称,待内资股股权结构变动完成后再重启A股上市申请。

“明天系”事件发酵已久,时至今日,这个曾经红极一时的庞大金融控股集团正在配合出清资产,以降低金融风险。

据此前统计,“明天系”所染指的公司超百余家,涉及多个业态,银行体系也是重要布局板块,直至出事前,这个庞大的集团控股了包商银行、潍坊银行、哈尔滨银行等;并参股天津商业银行(现为天津银行)、厦门市商业银行(现为厦门银行)、泰安商业银行、包头大众城市信用社、温州市商业银行、宝鸡商业银行、内蒙古银行、大连银行、锦州银行等多家城商行。金融业人士评价认为,明天系控股的金融资产中,最值钱的旗舰银行当属哈尔滨银行及包商银行。

其中哈尔滨银行是在2005年前后实现参股,该行已经实现在香港市场上市。

有市场人士称,正是因为“明天系”涉足金融领域摊子太大,引起监管对其可能引发金融风险的担忧,涉足银行保险的股权出清是该集团清理整顿的重点,在银行板块,已经悄然开始处置。

据了解,7月16日,泰安银行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山东银宝食品有限公司等16家股东转让股权的议案》,8月9日收到了《山东银监局关于同意泰安泰山控股有限公司等四家企业受让泰安银行股份的批复》,在股权转让完成后,泰安银行近70%的股权将由地方国资控股。在公告中虽未说明股权转让方是谁,但对比泰安银行2016年年报,当时持股9.99%的济南三望塑料有限公司、持股9.88%的泰安市泰山华城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持股9.63%的泰安人仁达科技有限公司、持股7.60%的山东中宸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持股7.14%的泰安市泰山祥盛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持股5.3%的普华投资有限公司,已从泰安银行的股东名单中消失。

在此前媒体的报道中,华城科技、泰山祥盛、普华投资等,都与“明天系”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

时隔不久,潍坊银行股权转让也尘埃落地,“明天系”再次被出清。“到8月23日,各项股权转让手续全部完成,至此我市7家市属、区属国有企业整体受让市外股东在潍坊银行44%的股权,转让完成后地方国有持股比例达到79.15%,标志着潍坊银行成为地方国有控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当地媒体报道称。

“什么时候轮到哈尔滨银行不好预测,但‘明天系’的退出是迟早的事,到那时其才能重启回A股计划。”市场人士评价称。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